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青衫女

>

青衫女

一百颗星星著

本文标签:

悬疑惊悚《青衫女》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小菜月桉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一百颗星星”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他是月弦国最矜贵娇弱的月桉太子殿下,她是夜里手持斑驳破旧青铜红莲灯塔的小菜。他是清风朗月的程少师,她是眼波柔情剑无情的程无诗。一个久悬不破的命案让四个人的命运从此系上了斩不断的命运之绳。...

来源:fqxs   主角: 小菜月桉   更新: 2024-01-16 22:45: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青衫女》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百颗星星”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小菜月桉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青衫女》内容介绍: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小菜望着食欲不振的小花垂头丧气道。忽然又兴高采烈道:“小花,你看我的头发绑得好看吗?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给我绑的,他和别人不一样,他不嫌弃我,也不害怕我。”小菜因为啃被烤焦了的鱼而弄得脏兮兮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月桉不知道他不以为意的举动能给小菜带来多大的情绪价值...

青衫女第7章 遇见在线免费阅读

距离皇城二十里外的西溪村。

一抹山青色的窈窕背影将长袖撩起捆在手肘,裙摆系在腰上,裤腿也挽至膝盖处露出雪白匀称的一双小腿踩在溪水中。只见她两眼瞪大,咬着下嘴唇,双手举起“噗通”一声,水花溅到脸上,长长的头发也垂到水中不过她看起来毫不在意。

她高高举起大胖鱼朝着对岸笑,“小花快看我抓到什么了,是你最爱的鱼哦。”

小菜抱着鱼往岸上走,“今天有鱼吃喏。”

火堆旁小菜抱着没了鱼头的半个鱼身啃,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边是大朵的红霞。

“小花,我只有你了。要是你能永远不死就好了,那样我就能每天都抓鱼给你吃,然后我们一起坐在这里看日落。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小菜望着食欲不振的小花垂头丧气道。

忽然又兴高采烈道:“小花,你看我的头发绑得好看吗?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给我绑的,他和别人不一样,他不嫌弃我,也不害怕我。”小菜因为啃被烤焦了的鱼而弄得脏兮兮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月桉不知道他不以为意的举动能给小菜带来多大的情绪价值。能被人接纳是她期待了很久很久的心愿。

身后传来干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和一些细微的脚步声,小菜低下头继续啃食鱼肉。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自己更可怕吗?若不是因为有小花的陪伴,她倒真觉得若是能死也不错,毕竟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她留恋的人和物了。

冰凉的刀刃架在脖颈上,若换作任何人此时一定已经开始求饶或者反击了,小菜却仍旧不慌不忙地嗦着鱼骨上嫩滑的鱼肉。

握着刀的男人脸上有一道奇怪的伤疤,从眉心位置呈月弧状经过右眼角划至下巴。

“慢慢转过头来,不然小心老子一刀砍了你!”男人声音粗犷沙哑,语气蛮横无礼,小菜不用转头也知道此人就是这一带的山霸土匪。

小菜不紧不慢地起身,微微侧头抬眸,一缕风恰好拂来青丝自脸庞浮起,在朦胧的天色下美貌浑然天成。

匪徒眼中贪婪的欲望如篝火般迅速被点燃。

眼见是个如花似玉的貌美姑娘,匪徒哪里还会有任何警惕,“砰”地一声白刃刀砸落进炭火中击起将灭的火星子。

“娘的,就知道老子的福气还在后头哩!嘿嘿嘿……”匪徒一边猥琐地搓手一边靠近小菜准备伸手扒她的衣裳。

紧盯着小菜胸脯的匪徒不会注意到身前女子的双瞳已经变得漆黑,天空骤然间阴沉下来,四周的风一团一团地凝结成黑色的风团。匪徒只当突然变天,嘴上咒骂了一句,双手已经急不可耐地扯下了小菜一只肩膀的外衫。

恰时一柄长剑破风而来,撕裂开挡在前面的黑色风团,那些风团子在被破开后又开始缓慢聚集,像一团不死不伤的生命体。

只听“嚓”地一声一只胳膊整齐地从臂膀处被斩下,男人痛苦哀嚎一声转过身看向身后,被斩断的那只手汩汩地流着鲜血。

鲜血“啪嗒啪嗒”流落在沙石上浸入灰白色的泥土中,最后在小菜脚下一点点蔓延开似是一朵缓慢绽放的艳丽花朵让人无端生出怪异又刺激的兴奋感,黑色风团也在此时随之消散。

因为男人猛地调转方向,小菜被他胳膊上的热血淋了一脸,叹息一声:“欸!真……臭啊…血是…臭的……灵魂…也是。”说罢径直走进水中。

程无诗见状,急忙对身边的程少师说:“少师,你解决冯巨石,我去看看那位姑娘。”

程少师手中的墨扇随着手腕转动一圈后收起插在腰间然后连贯迅捷地抽出佩剑,利刃划过地面激扬磅礴的剑气震起落叶飞腾,他略微勾唇一笑眉宇间自有独属于少年的桀骜之气,“没问题。”

冯巨石最后看了一眼炭火中的刀和地上的胳膊,心知此时已经无法顾及太多无奈之下只好舍弃残肢和刀,然后顺着小溪下流逃走。

程无诗冲进溪水中拦腰抱起已经把整个头都埋进水中的小菜,一个劲地说:“姑娘,何必因为这种人渣寻死。”

“不值得,他才是该死之人!”

小菜看着程无诗,认真解释:“我…我……没有想…死。”

程无诗:“嗯?”

小菜指了指方才冯巨石的位置,又指了指自己的脸说,“血……脏。”

程无诗瞬间明白,原来是刚才冯巨石的血弄到她脸上了,她是想将脸洗干净不是想寻死。

程无诗微微一笑,“那就好。”

小菜突然拉着程无诗的手,“你…眼睛…好看……里面有…水……亮亮…的。”磕磕巴巴地说完朝着程无诗露出羞怯地笑。

程无诗握住小菜的手心往岸边走,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菜感受到手心的温暖,一滴泪不受控制地从下眼睑直接滴落进脚下水中,怔了一刻才道:“小菜。”

程无诗:“小菜姑娘家是在上游的西溪村吗?等会儿我们送你回去吧。”

小菜:“我…没有家。”

程无诗:“那你的家人呢?”

小菜:“没有了。”

程无诗有些抱歉地看着她,心疼道:“那你住在哪里?”

小菜:“哪里…都……可以。”

这时候一只黑花色的猫跑到小菜脚边蹭了蹭,小菜抱起它,笑呵呵道:“刚才吓到小花了,对不起啊。”

“以后再也不会了,小花不要生小菜的气好不好?”

程无诗:“你不结巴?”

小菜:“和…小花……不结巴。”

程无诗:“为什么会这样?”

小菜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程无诗试探性问道:“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

小菜:“你……还有…一个好看…的人……没有了。”

程无诗:“你的意思是你只和我还有另外一个好看的人说过话?”

小菜点头,“嗯。”

此时程少师绑了冯巨石牵着绳头走向她们,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姐,这家伙居然企图用装死骗过我,我怎么可能会上这种低劣的当。”

程无诗走上前见冯巨石的胳膊已经没有流血了,“给他上药了?”

程少师:“那可不,杀人害命强抢民女的畜牲可不能让他轻易就死掉。”

程无诗:“嗯,等会儿丢给衙门吧。”

小菜抱着小花,说:“他…坏人,杀了…很多…很多…人。”

程无诗:“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菜:“他的灵魂是腐烂的气味。”

程少师笑道:“那你说说看我和我姐的灵魂分别是什么味道的?”

程少师本就是开玩笑的,他没有料到小菜居然会真的走到他身前像模像样地闭眸嗅了嗅,这下弄得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菜认真道:“海水、山巅独立的松、一望无际的草地、还有新泥这些被风融和在一起的味道。”

小菜没有注意到程少师满眼震惊的表情,径直走到程无诗身边,“花和血。”

程无诗:“什么?”

小菜:“灵魂之味。”

程少师感到好奇,怎么还有人结巴也分时候,“你说话这样断断续续是一直都这样时有时无的吗?”

小菜点头,“嗯。”

程无诗只觉得毛骨悚然,但还是勉强笑了笑。眼前的女子虽然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可是方才自己斩断冯巨石胳膊时从她眼中看不到一丁点害怕。普通女子若是撞见刚才那一幕就算不哭至少也会被吓得腿软害怕,她不仅不怕甚至还嫌弃冯巨石的血液臭,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程无诗原本是打算将她带回程府的,现在看来还是暂时不要了。程无诗取下腰间的钱袋想要放进小菜手心,“小菜姑娘我这里有些钱,你先拿着用。”

小菜:“不要……没用。”

程少师:“那你吃什么?”

小菜:“果子…鱼……和地瓜。”

程少师从程无诗手里取过沉甸甸的钱袋子硬塞到小菜手中,“这钱你就收着吧,可以到城里去买点好吃的东西,这荒郊野岭的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安…”

程无诗猛地拽开程少师,程少师回头,“姐,你干嘛?”

程无诗示意他看小菜,程少师顺着视线看去发现小菜身体四肢绷得很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就连瞳孔都在微微颤动。

程少师:“姐,她……她怎么了?”

程无诗带着试探地步伐走向小菜,每走一步都要先观察小菜的眼神,见她不抵触才走至她身前双手缓慢地轻轻地握着小菜的胳膊,压低声音柔声询问,“小菜姑娘,你怎么了?”

见小菜没有反应,又道:“…你……是不是在害怕?”小菜终于有了一点反应,程无诗松了口气,才说:“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别害怕,好吗?”

小菜眼前蓦然变得模糊,双眼迷离,身子软软地往一边倾倒。

一片空旷而陌生的地方四周都是黑森森的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小菜感觉自己像是瞎了聋了。突然身后传来“啪啪啪”地脚步声,小菜猛地转身,一片漆黑中她只能看到一双赤脚走向她,那双脚每迈开一步地面上都会先开出一朵红莲,小菜被这一幕吓得连连后退,她想求救,可是胸口像是被人用巨石压住了,喉咙像是被人紧紧掐住了,嘴唇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无论如何都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你想要什么?”黑暗中的声音像是从深不见底的隐世幽谷中传来,低沉的、带着清晰而诡异的回响,让人从心底感到恐惧不安和神秘。

“变美,我要变美。”少女歇斯底里的哭诉声里带着屈辱和愤怒。

那个可怕的声音不屑地哼笑一声,“以命换命,以命换权,画皮易容是我听过最简单的诉求。真希望你不会后悔。”

空气中弥漫着压抑沉闷,小菜屏住呼吸仔细探寻黑暗中微弱的声响,可是过了很久却再也没听到任何的声音传来,死一般的寂静让她觉得黑暗中像是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无数张嘴咧开露出尖利的牙齿随时准备咬破她的喉咙撕碎她的身躯咀嚼她的骨肉。

“啪啪啪”一声接过一声,小菜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跌倒在地,在她眼前盛开的红莲开始一朵朵自燃发出微弱的光芒。

小菜睁开眼睛,只记得那个瞬息即逝的身影穿的黑金色长袍上绣着像龙又像蛇的物种,头似龙,身似蛇看起来极具威严又透着阴暗恐怖。

小菜用还在发抖的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大口喘着气待呼吸平稳后扫视了一圈自己所在的环境,坐起身后双手撑在塌上盯着床塌上漂亮的花纹指头轻轻往下摁了摁。

“真软和啊。”小菜不自主地轻叹一声。

小菜从桌上拿起自己的红莲灯塔,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在夜色中原本没有什么特点的灯塔亮起幽幽的绿色光芒,只是那摇摇晃晃张牙舞爪的绿光却无法照亮脚下的夜路。

常人眼中的夜晚与小菜眼中的夜晚是不一样的,在小菜眼中夜晚比白昼更加热闹,她也能正常交流。

位于东市正西方向位置的康平坊。

小菜执灯慢悠悠地走着,一团白茸茸的东西飘荡在她左肩头。

小菜:“好久没闻到这么干净的气味了。”

白色的团子:“呼呼呼呼。”

小菜:“你死的时候应该还很小吧,只有什么都不懂的孩童才能拥有这么干净的灵魂。”

白色团子飘到小菜眼前试图阻挡她继续往前走,小菜抬手一挥白色团子瞬间被弹开很远。

小菜:“别跟着我,就算我收了你也改变不了什么,死于非命者在没有找到尸体之前是无法入轮回的。”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帮不了你,我还有很多债务要还。”

白色团子不再阻拦小菜而是像个小尾巴一样紧紧跟在小菜身后。

人间冷暖又关她什么事呢,她没有义务帮助谁,毕竟她也曾被这个世界舍弃过。虽然身后这个小白团生前连自己长什么样都还来不及知道就匆匆离开人世了,不过谁又敢说这一定就是坏事。

晚风呼呼地吹着,小菜手中的灯塔其实并不大可是要装满却很难。她甚至想这个世间明明疾苦多难为何会只有这么点恶灵,为什么不再多一点,如果能再多一点她就可以早些还完债,生死也就由自己了。

小说《青衫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青衫女》资讯列表: